新闻动态 News
产品搜索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浅析美国陆军怎样进行作战试验与评估

    一只军队的战斗力如何,他的战斗力标准尤其重要,它是衡量这只军队战斗力建设的体系坐标。新的军事时代,战争和作战方式都有了极大的变化,战斗力愈渐成为军队建设的核心,所以一个具备高操作性且科学性强、明确的战斗力评价体系,成为世界范围内军事变革的重要内容。对于国外的军队是如何衡量自己的战斗力标准的,在这些标准背后又有哪些体系支撑和制度设计?本文将详细解读。

    就美国陆军而言,他的作战试验和评估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是重要的衡量标准,包括对人员、设施、政策的衡量,对装备、条令、编制、驯良的衡量,对教育和领导力的衡量等。从他们的发展历史来看,美国陆军就是通过严格的试验与评估,才能在武器装备的发展,力量变成的变化,编制结构的调整等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21世纪以来,美陆军持续推进转型,所以对于作战试验和作战评估的重视程度也随之而不断提高,而且经过多年的实践和总结,美陆军的战斗力评估体系在体系构建,评估机制的运行,评估方法的运用等方面形成了成熟且系统的做法。

战略、战役、战术多级一体的评估体系

    其实美国的陆军作战试验和评估体系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初具雏形,但最开始的机构繁冗,职能重叠,效率低下。直到九九年的十月一号,美陆军才在原来机构的基础上进行整合成立了专门的陆军作战试验与评估司令部,并且在此基础上不断改进,逐渐形成了战略、战役、战术“三级一体”的评估力量体系。

    在这个体系下,陆军试验和评估司令部将在战略层级发挥主导的作用,而这个司令部归陆军部直属管辖,直接报告对象是陆军参谋长,而且还统一管理陆军所有的作战试验和研发试验。经过多年发展以后,这个司令部近几年又经过了一次大的改编,目前该司令部下辖有电子试验场、红石试验中心、陆军评估中心、陆军作战试验司令部、白沙导弹靶场、尤马试验场等,拥有专业人才九千人左右,这些人才囊括试验与评估,操作与维护等领域,平均下来,每天大概要进行差不多一千一百项试验。这个司令部不光能试验和评估本国的装备、系统和技术,还能通过全世界各个地区的试验和现实作战环境进行操作,提出改进建议。

    美国陆军各个战区的作战评估工作主要由战区陆军或联合部队陆军军种部队下属的作战部门负责,在作战的时候,美军会在部队层级建立相关的作战评估管理系统,由当地的作战以及情报人员共同负责。在这种层级设置下,某个战区内的弹药效能评估就主要由陆军作战部门在负责执行,通过在现场部署弹药效能评估小组,执行毁伤分析。而这个小组主要由情报分析人员、工程人员和战术专家组成,因为工作内容涉及数据的存档以及现场信息的勘察,所以弹药的效能评估工作往往在战后将会持续数年才会结束。

   美军规定,师、旅及旅以下部队均需参与作战试验与评估,而且评估活动的规范性和部队的级别程正比。如没有专职作战小组的师,可以在情报机构的配合下开展作战评估训练以及系统分析;旅以下级别包括旅的评估,主要依靠参谋机构和指挥官的观察。一般情况下,没有达到预期结果的近期评估,都需要分析愿意,然后提出改进对策。

基于军事演习展开评估

    美国陆军非常重视军事演习,这是他们开展作战试验和评估的重要手段。他们在演习评估的时候经常使用方法有:作战仿真、对抗演习、检验性演习等。美国陆军在海湾战争结束后,经过几个月的调研美军决定建立全新机制试验新的战争特性。当时的陆军参谋长是沙利文,在他的支持下陆军决定要试验变革性的技术和作战方式,通过大规模的演习来实现。于是“路易斯安那大演习”于九三年开始实施,这是美军第一次实现全部仿真的演练,他们在各地建了很多的作战实验室,而且还把评估工作纳入了演习的全过程中。此次演习将计算机仿真技术第一次的带入了实用阶段,对美国陆军的发展和建设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在这次演习中,分析和论证了全资产可视化、夜战技术、数字化、通用战场态势图等技术概念,这些概念的论证都是具有革命性意义的。

    从1995年到1996年,美陆军对四种编制方案进行了作战仿真的比较,他们是卓越陆军师、旅基师、小基础师和模块化师,通过在三种不同的作战场景下进行模拟作战,获取实验结果,从而为美国陆军的转型提供了重要依据,这基本上就是美国陆军在21实际的军事建设方向——基于旅战斗队的军队。

    进入21世纪以后,演习评估的作用越来越明显。零三年五月,一个名为“箭头闪电”的检验性对抗演习开始了,这是陆军联合战备中心针对新型过渡部队—斯特赖克旅组织的。通过演习,将斯特赖克旅和传统轻步兵旅进行了综合比较。演习的结果显示,在进行传统城市的进攻战时,兵力的对比从以前的6:1提升到了2:2,而且斯特赖克旅可以1∶2的伤亡比率击败假想敌,证实了其实施全频谱行动能力,为美国陆军加速推进斯特赖克旅的作战部署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最近几年,美国陆军的评估工作又迎来了新的方式,而且还受到了极大的喜爱,那就是“网络集成评估试验性演习”。这种半年一次的演习,主要由陆军相关的副参谋长牵头,有来自陆军相关机构的人员参与,例如试验人员、采办人员、条令机构的人员等。其主要的目的是对在来源和技术成熟度上不够统一的信息系统进行一体化的试验,从而从体系作战的角度评估这些系统之间互联互通的能力。这个美国陆军评估工作的“新宠”,大大提高了美军投入和产出效费比,回报率高达达1000%,而且还大幅度的提高了信息系统和设备的列装速度。

评估依托于实战,以战试战

    美国陆军作战试验和评估有一条很重要的思路,那就是一切通过实战来运用和评估!在零一年发生阿富汗战争以后,通过实战进行评估已经成为美国陆军确定发展方向的重要依据。所以在战争爆发后,美陆军都会立即派遣试验与评估司令部的评估人员前往。例如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就曾经将评估和试验人员由临时改成了永久驻扎,而且各个作战部队都有前沿作战评估小组(军事人员、文职人员以及地方承包商)的部署,他们通过访谈并且书面反馈的方式收集信息,这样可以很方便而且很独立的评估武器装备、设备以及系统的性能。这些反馈的信息,为陆军提供了试验评估程序、改进武器系统、调整战技术的重要依据。这样的运行模式,为美陆军创造了很大的价值,在重型车辆增强型装甲、清除爆炸物的微型机器人、战术无人机系统等项目中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美国陆军近几年一直热衷于在实战战场中投入新改制的部队,通过实战检验军队的战斗力,同时加快新型的作战力量的建设速度。美陆军曾经于零三年的十月将新型的过渡部队“斯特赖克旅”部署到伊拉克,并且通过在该部队在战争中各个环节的实战表现,收集了详细的数据并进行分析。通过分析发现,该部队从美国本土到希拉克中央展区的作战部署只需要四十二天即可完成,而且在稳定的行动中,一个旅即可担负传统意义上一个轻型步兵师的任务,同时大大降低了伤亡比率(1:5)和车辆损失率(1:50)。这些数据都能充分的说明这些改制后的部队可以在低强度的作战中具备很强的作战优势。经过这些实战评估,美陆军验证了以旅战斗队为基础的模块坏建设的正确性,同事优化了改进了旅属营的行动模式,旅战斗队的力量编成,为全面推广模块化建设提供了宝贵经验。

军民合作进行试验和作战评估

    民间力量一直在美国军队的建设、武器装备发展和运用等方面一直有不容小觑的作用,军民融合思想一直贯穿于美军建军和作战的各个方面。在海湾战争之后,美军一直想打造一支快速且可实施全频谱行动的强大陆军,但却面临着巨大的困难。于是美国陆军联手兰德公司等民间智库,针对陆军的作战运用、部队编制结构等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和研究。随后,一系列报告陆续从兰德公司等民间智库发布,例如《网络中心站案例研究:斯特赖克旅战斗队》、《斯特赖克旅战斗队:对战略响应的再思考及评估各种部署方案》、《可快速部署的联合特遣队地面部队》等。包括两份对美国陆军中型部队的发展具有影响深远的报告:兰德公司的《作战期间:对过去军事行动中重型装甲部队的评估》(2008年)和杜普伊研究所的《轻型装甲部队作战效能的历史分析》(2001年)。

    二十一世纪,武器系统越来越复杂,民用技术和军用技术也越来越融合,所以美国陆军也越来越注重和民间力量合作进行武器装备的试验和作战评估。例如:聘请大量合同雇员,与知名的大学的科研单位合作,共同进行数据分析,探讨发展思路;同时采取了以利益驱动为基础的商业合作模式,再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同时,共享部分技术和产品,开放部分项目的认证和试验成本,降低陆军的经费压力。